「君山一线手记」之二 我是一名医生,更是一名

「君山一线手记」之二 我是一名医生,更是一名

时间:2020-02-14 10:02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2020年2月8日 元宵 阴

夜已深,刚和父母、妻子报完平安,眼泪竟止不住地流了出来,想想自己堂堂七尺男儿,真是汗颜。

自打进入君山区“小汤山”医院,已经陆续收治了几十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。作为一名普通的ICU医生,虽然无数次穿脱过隔离衣,也在来之前经历系统的培训,可真当自己要进入“红区”时,我明显感觉心跳加速.....心里一直有股信念:我是一名ICU医生,更是一名党员,没有什么可以难倒我!同时,眼前浮现出女儿稚嫰的面孔,有一个医生爸爸一直是她的骄傲,我不能让她失望!

上午九点多,由平江转入了一位多器官功能不全的患者,本来上晚班的我被紧急叫过来支援。患者需要立即气管插管!我身穿隔离衣、防护服,佩戴双层手套、护目镜、面罩,身体实在有点笨重。面罩上迅速腾起的雾气,加上患者躁动不安不配合,平常得心应手的专业操作此刻变得困难了很多。患者不停的朝我呛咳,痰液全喷在我的面罩上。顾不上了!救人第一!我又继续尝试,气管插管终于进去了。护士立马过来帮忙固定导管,连接管道,调整呼吸机参数,病人血氧饱和度上来了!

接下来准备建立静脉通道扩容,带了三层手套,操作有些不顺手,一旁的护士一边协助一边给我鼓劲!中心静脉置管、股静脉置管终于顺利完成,患者血压也上升了,可来不及松口气,患者的肾衰症状还没缓解,得马上开始床旁CRRT……

患者的情况终于稳定,我开始查看其他患者。大部分患者是状况是轻症的,他们神色沉重而殷切:“医生,救救我吧……”听到这话,我心里真不是滋味,每一确诊患者都是家里的支柱,一个人倒下都意味着一个家庭的垮掉。我安慰他们;“一切都会好的,要有信心!”我自己的内心也更加坚定,没有了开始的慌乱和恐惧,仿佛又回到了我最熟悉的重症监护室。

在隔离病房内,医护人员的体力消耗是巨大的,在这样的环境中,每多停留一分钟都会增加被感染的风险,所以每一分钟我们都格外谨慎小心。在多重防护用具的包裹后,我看不到战友们疲惫的容颜,只有坚毅的眼神……

不知不觉四个小时过去了,和接班医生交代好重症患者的注意事项,我拖着沉重的身体走向缓冲区。衣服、袜子全都汗湿了,工作起来竟然浑然不觉。脱完全套装备需要花费1个多小时。回到安全区,从镜子里看到,额头、鼻梁、脸上全是口罩和护目镜勒的深深痕迹,老婆看到该心疼了。

刚跟老婆通视频,她告诉我也报名参加了第三、四批的赴君山救治队。说实话,内心是不太同意的,毕竟家里还有老人孩子。她说;“你是党员你先上了,我也得跟着来啊,这叫夫妻同心、奋战一线”。她说得也对,我报名的时候她没说二话,现在我不能左右她的决定,毕竟我们都是一身白衣,都肩负着救死扶伤的使命!